當前位置: > 資料查詢 > 其他資料 > 掀開欽天無極門的神秘面紗(一)

掀開欽天無極門的神秘面紗(一)

(此文為轉載)

前幾天我一位學生在網站發現一篇文章,特別將其中片段的某些部份轉丟給我,問我說文中的李子陽是否為老師的老師「師公」?同時附上該文之網址。這下子機會來了,我默默的等這機會等很久了,該是辯真假掀開面紗讓「他」露出真面目的時候了。我回覆我學生說,我以往在職時,始終堅持「事實只有一個」的辦案原則,此時此刻我要重拾當年辦案的精神,查證個水落石出,讓虛實現形!也可讓廣大的,喜歡研究四化飛星論命的讀者,不再盲目崇拜!不再被愚弄!不再浪費錢財追求秘本!

算起來已一年多未與恩師﹝本名李燦陽,子陽是筆名﹞見面,前天﹝2007.04.02﹞下午五點我打電話給他,約好我晚飯后要去看他,他說他也剛由外面返家,并語氣親切的表示歡迎。出門時天正下著陣陣大雨,又碰到下班車潮,到居住木柵老師家已近晚上八點,開門的正是恩師,他老人家雖滿頭白發,卻神采奕 奕,氣色依然。我行禮坐定,師母隨即將已備好的「養生茶」端上。寒喧一陣子之后,接下來的對話內容當然不離主題───紫微斗數命理的治學范疇。

以下我就以當年偵辦案件的「查證」方式,直接作筆錄───讓「真假或虛實」予以呈現,因為事實只有一個。請喜好研究紫微斗數四化的廣大同道,參與陪審,共同掀開遮臉的黑紗,讓斗數界更進步,斗數命理更健康,也讓命理之學真正能對社會盡一份心力,作出些微之貢獻,不再老是躲在陰案角落,固步自封,據地稱王,甚致藉此斂財騙色,頻遭社會垢病而始終無法登上大雅之堂。

問:老師!你是蔡xx老師的學生?有無正式拜師?

師曰:他當年開班授課,不錯,我是參與聽課的學生之一,但我們并未真正拜師。

問:當年與老師您同時聽課學習斗數四化飛星命理的學生有多少人?

師曰:起初包括我共有十個人,后來上到結束的只有四、五人。

問:上課時間前后多久?為何說上到后來只剩四、五人?

師曰:此中有一些問題,上課的時間斷斷續續,前后三、四年之久,他總是上一段時間,就表示有些東西不愿教了,一些學生就不來了。我們幾個人商討之后都會再每人出二千、三千塊錢﹝按月﹞,收齊一起付給他,他才又再開始授課。斷斷續續的,所以上到最后結束的僅四、五人。當然此中也有一些因素,比如他在上課時總是會講一些如何做人處事,如何修心養性等等題外話拖時間,試想我們每個人的年紀都比他大很多,這還用得到他來說教?何以每次說不教了而再次給了錢后,他才又再教,這是修心養性?那些不繼續聽課的這也是原因之一。

  問:敢問老師今年貴庚?蔡xx老師現齡多少?

  師曰:我今年七十四歲,他應該只有六十幾歲,可能與你年齡相仿,我們幾個當他學生的最小的年齡都比他大。

  問:老師!你是在什么因緣下參與蔡xx老師的命理班學習所謂的「欽天四化」紫微斗數?

  師曰:那是一種因緣,民國七十年我要開一間工廠,須辦理工商登記,我拿資料到一家專辦工商登記的事務所辦理登記事宜。閑談中,該事務所老板提及他與他朋友蔡xx老師想合作開班教紫微斗數,表示隔天蔡xx老師要在他的辦公室先辦一場演講,要我去聽講。隔天我依訂定之演講時間前往聽講,因為之前我不曾聽過四化飛星的用法,覺得很不錯﹝很有趣味﹞,于是我就繳交學費開始上他的課。

問:既然沒有正式向蔡xx老師拜師,后來您何以有「師訓」給我?

師曰:我給你們的師訓是我訂定的,我特別明訂為「大易源正宗師訓」,我希望你們加以遵守,約束自己,并自我勉勵。我之所以命名為欽天無極門「大易源正宗」紫微斗數飛星秘儀,并向內政部申請注冊核準登記在案,目的乃是要與他的作風與心態有所區隔。他后來也申請登記為欽天門「華山派」紫微斗數飛星秘儀,并一再加以宣傳。我雖開館為人論命、擇日、命名、授課,但從不宣傳,主顧一切隨緣,因此外邊很少知道我們屬「大易源正宗」。你是我「大易源正宗」的親傳弟子,我是創始人,你是第二代傳人,你的學生是第三代傳人,但必須依師訓所示,正式有入門拜師儀式才算。之前你有一位姓侯的弟子在中山區晴光市場內開館,我曾去看過他,他的招牌只寫「大易源正宗」,他是你的弟子,你是我的弟子,我當然同意用大易源正宗的名號,但以后你要告訴他們在「大易源正宗」之后加上第x代傳人,或只寫「傳人」亦可,這是對我個人的一種尊重。

  我答:這我知道了,我會交待我的學生,請老師包容不要責怪才好。

  師曰:善!﹝點頭含笑﹞,你學生開館你沒去看過?

  我答:他有告訴我,我一直沒去看過他的店面,因我很忙,只偶而以電話關心而已。不過因客源已穩定,已搬回自己住家客聽,不在晴光市場了。

  問:老師,我給入門弟子的師訓中第四條作了一些更改,您訂為「騙財騙色,為本門大忌,違者天地不容」;我改為「騙財騙色,為本門大忌,違者逐出師門」,可不可以?

  師曰:呵!你比我嚴,令人毫無退路,但你怎么個「逐」法?這只是一種警惕罷了。紫微斗數乃道家之學,知命又能修心養性,才能實際的幫助和鼓勵問命者,這才是學此學問的目的。千萬不可編造理由斂財,或見色心淫。

  問:老師!由于我著作的五本書,公開了一些基本的如何真正用四化飛星論命理則,引起命理界的一些騷動,在網站有些素不相識的同道都一致指稱我是蔡xx老師門下,我一再加以否認,他們還是霸王硬上弓,我很不爽,我一再說是您門下,他們卻說您是蔡xx老師學生,我是您學生,所以是蔡xx的門下,您認為呢?

師曰:我跟他學飛星四化,是他學生不錯,但我們只是他授課時的學生,沒正式向他拜師,你當然不是他什么「門下」。你有正式向我拜師入門,有儀式,且領有大易源正宗師訓,是欽天無極門「大易源正宗」門下,因此你們只在入門儀式進行中呈獻一次「禮金」,之后,不論繼續參與聽課幾年,或有任何問題來找我,我從不以任何借口再向入門弟子要錢,因為既然是宣誓入門弟子,身為師父的人就必須把弟子教好,免得半調子在外誤人,因此我在師訓的第一條即訂「學問當求甚解,一知半解足以誤人」;第二條訂「勤能補拙,多驗證命盤,必能精進,而臻造化」。師父豈可把「入門弟子」當搖錢樹?當然補習班的「老師」與補習班的「學生」關系是不同的。不繳學費就不教你的性質,與宣誓入門弟子的性質不問可知。不過,我始終心存感激,畢竟我的東西是他教的,他給的,我并不在意他視我如何。現在他竟在網站說我偷拿他二冊資料影印外售,還說一些什么把xxx說開了會引起命理界騷動的話,我非常希望他說出來公諸于命理界,不要賣關子,故弄玄虛,裝神弄鬼,明人不說暗語。你的個性與我相似,是即是,非即非,要宣傳標榜自己,要拉生意賺錢,非要把我當誣指的工具不可嗎?話說回來,他應該感謝我才對,他上課的資料,都是片斷不全,是我一一筆記,再加以作合乎易理邏輯,有系統,能連貫的補充和補齊,也是我以我的筆記加以整理編訂精裝本「紫微斗數」第四集,掛名是他的著作由金陵出版社出版,定價一五00元。我只附代一個要求,封面之內頁要有我名子及館名當廣告,他同意我的要求,我就幫他完成,著作者用他名字。這只要打開該書內頁即知。你只要把我借給朋友遭影印出售的筆記內容一比對即知真假,怎么誣指我偷他二冊資料影印出售?

  問:金陵出版的紫微斗數第四集是否指這一本?﹝刑警的辦案手法──指證﹞

  師曰:不錯,是這一本,這是民國七十九年間出版的。﹝打開內頁給我看他的具名廣告﹞

問:老師,這六本是否為你的筆記?

師曰:不錯,你看是不是我寫的筆跡字體?我借給朋友的筆記是我影印一疊給他,只一部份,并未分成六本,那是我朋友方便出售而影印裝訂的。你怎么拿到的?

我答:這六本筆記是在我入門前請「慰勞假」參與臺灣省國國術會一次損傷接骨研習會時,一位鳳陽門的接骨師兄知道我在研究子平八字及紫微斗數,就熱心的影印一份免費送給我,那時我也是跟一位叫「胡不歸」的老師上過三合派的紫微斗數,看不懂,因為跟三合的不一樣。雖然在此之兩三年前受理辦過老師著作的「步天通會一四四訣」被盜印的案子,老師贈送我一本被盜印的書及一顆象牙印章,那時因忙于刑案還未拜老師為師,根本就不知是老師的筆記,后來因緣到了,我有幸拜師入門,因與老師所給的上課講義部份相同,且筆跡相同,才知是老師寫的,也才知是老師被借出遭盜印出售,也不曾想問老師,我一直擺在書柜,今天特別帶來讓老師親自指認。

師曰:「指認」是刑警辦案用詞耶!這些筆記,你一看就知是斷斷續續不連貫,我給你們上課的講義是不是既連貫又豐富?

我答:非常感激且永銘于心呀!是我與老師有師徒的緣份吧!

師曰:不錯一切都是緣份,善緣惡緣都是緣,無緣不相聚。

問:老師!能否說明白一些,你的筆記是借給朋友誰?他怎么會影印出售?出售的價錢多少?

師曰:是和我一起上蔡xx老師的課的同班同學名叫「李長榕」。

   問:既然是同班同學,何以還向您借講義? 

   師曰:李長榕上課只用錄音,沒作筆記,某日他對我說錄音有時錄不清楚,有時都是錄一些天外天,有的沒有的,不想放出來聽,問我能否把筆記借他看。都是同學我不好拒絕,只好把他部份筆記拿去拷備了一份借他看。后來我的筆記引起斗數界重視,視為珍寶。我找他問何以出售外流,他告訴我說是他姊姊的兒子,有一次到他家﹝也就是李長榕的外甥﹞向他借去看,就這樣他外甥拿去影印裝訂成冊出售。不過這是他說的,說不定是李自己影印出售,但我無意翻臉求證,我也就算了。

問:老師是否知道如何出售?價錢如何?

師曰:據人家告訴我每份當時的新臺幣五萬元,他自己到處以「秘本」推銷,獲利幾百萬元。那是民國七十三年間,距今已二十多年的事了。那時有如紫微斗數命理界大革命,四化飛星論命才一夕成名,也因此有一些原本只知以三合論命者購得后,自個閱讀后自己就胡亂飛胡亂套,胡亂以四化之名開班授課,胡亂編篡寫書,看了真是既好笑又痛心。讀者盲目慕名上課,買了一堆書,卻仍然飛不高,飛不遠,也對不準,就說四化派是偽學,他們應該自己找個老鼠洞躦進去躲起來。香蕉是等成熟后剝皮吃才能回味無窮,把未成熟的綠皮香蕉拿來連皮往口里塞,就說香蕉是澀的不好吃,真替他們難過!最可悲和可笑的是有一些買到我筆記復印件的人,如慧x居士、紫x居士、了x居士、方x人、蔡上x、xx齊主.........等等,據我所知一大堆人,就拿去胡亂開班授課,胡亂編書打知名度.........結果錯得一榻糊涂,因而引人批評四化飛星是假的學問,是亂編出來的東西,真是老天有眼,道家之學只能有道者得之,無道者豈不枉然!

問:金陵出版社在之前也出版了一本訂價三000元,以「紫微斗數秘儀、紫微斗數上乘心法、金太白紫微斗數」為內容合訂本「第一集」,未注明著作者,是否也是被李長榕外甥盜印售出的筆記資料?

師曰:那是金陵出版社老版向李長榕的外甥買了一份我的筆記復印件,拿去編輯出版。出版后聽到一些風聲,擔心版權問題,于是金陵老版就去找蔡xx說項,蔡xx告訴他是我的筆記,于是蔡就親自帶他來找我說項,我就未加追究。后來金陵付我稿費,更進一步要求希望買我的全部筆記資料,我不同意而作罷。而隨后蔡xx也向我要整理補齊的全部資料,我不給,因此造成彼此間的心結。事實上蔡xx也是看金凌出版的第一集銷路很不錯,有利可圖,蔡xx才希望我能以我筆記編訂而著作者寫他的所謂第四集出版一事。畢竟他是我老師,東西是他教的,雖然其中有我個人以易理易數理論的創見,補齊很多合乎邏輯,能連貫,有系統的資料,我還是懷著感恩的心幫他完成,我只要求封面內頁給我當廣告。

  問:蔡xx老師的學歷老師知道嗎?

  師曰:據說好像是唸高工,我不太記得,這也跟我們無關。其實〝學歷〞的高低跟〝學問〞的深淺是不能正比的。理論與經驗也是不能正比的。他把四化的好方法教給我們,我們應該感謝他,只是......他的.........太多啦.........唉!怎么說呢?頭上三尺有神明,老天是有眼的。

問:蔡xx老師寫的字如何,您這里有他的手寫的講義嗎?

  師曰:他沒給我們講義,我都是錄音加筆記。他寫的字就如同以前我們刻寫鋼版的字體一樣,一筆一畫蠻工整的。 

  問:老師見過「素心老人」袁達這個人嗎?

  師曰:沒見過,我們都是聽他自己說的,到底有無此人,誰也不知道。

  問:好像在網站上蔡xx向人表示素心老人袁達本名叫「袁阿祥」,以前在苗栗教拳術「國術」,因看中他﹝蔡﹞聰明,所以把欽天門紫微斗數華山飛星秘儀只單傳給他一人,老師以您對他的了解您認為呢?

  師笑曰:別人或許會相信,但我不相信,好東西絕不會只是單傳的。你是辦案神探,只要有真名,住何縣市,大約年齡,以前做何行業,尤其以前能教拳術的「拳頭師」,應該有一點名氣,你想追查不是很容易嗎?話說回來,蔡xx是很聰明,頭腦很好,不過有一個習慣,就是看到別人有好東西,而他喜歡,都會開口向人家討,千方百計的設法要到,再自己研究后編成為自己發明的東西。尤其是有關八卦、易經、中藥等東西。這些紫微斗數四化飛星論命資料到底由何處取得,當然只有他自己明白。他都用八卦講河圖落書,他也說紫微斗數是「天文學」,針對這些,我一直駁斥他。紫微斗數哪是天文學?紫微斗數不論是三合派或四化飛星命理之運用,本就是先圣先賢經年累月不斷驗證出一種規則而后加以統計成為可供遵尋的理則,是屬于「統計學」。那是古圣先賢運用易理易術的經驗累積,就如中醫「望聞問切」、「表里寒熱虛實」的診斷方法一樣,如何開處方,每一味藥劑的份量多寡,在在多是經驗的累積,加以統計療效而編成處方,命理亦復如是。

  問:「欽天四化」這名稱從何而來?「秘儀」的名稱從何而來?

  師笑曰:是他自己發明的,自己取的。那是他取自一些古文的用詞,都是一些地理風水古書內的用詞,我不是說過他很聰明,頭腦又好嗎?而〝秘儀〞這兩個字也是他取的,〝秘〞者指的是「不測、未知」,〝儀〞者指的是「陰陽」兩儀,凡事或論命均依陰陽之變化推理。我倒很佩服他取這〝秘儀〞兩個字。欽天四化與秘儀幾個字,讓人看起來就蠻有學問,也蠻能吸引人,所以不知底細者會蠻崇拜的。

  問:老師!您的著作「洛陽易源獨步四化紫微斗數飛星步天通會一四四訣」及「洛陽易源欽天四化紫微斗數秘儀河洛仙機一00問」等二本著作的〝獨步四化〞〝步天通會〞〝河洛仙機〞等名稱又是從何而來?

  師笑曰:這是我發明的,我取的,也是得自地理風水書籍中的古文用詞,也是為了與他有個區隔才取的。也很吸引人吧!哈哈!就如媒體及警界都稱你為〝易理神探、紫微神探〞同樣道理,都是他們發明的名詞,沒什么稀奇。

師曰:我跟他學飛星四化,是他學生不錯,但我們只是他授課時的學生,沒正式向他拜師,你當然不是他什么「門下」。你有正式向我拜師入門,有儀式,且領有大易源正宗師訓,是欽天無極門「大易源正宗」門下,因此你們只在入門儀式進行中呈獻一次「禮金」,之后,不論繼續參與聽課幾年,或有任何問題來找我,我從不以任何借口再向入門弟子要錢,因為既然是宣誓入門弟子,身為師父的人就必須把弟子教好,免得半調子在外誤人,因此我在師訓的第一條即訂「學問當求甚解,一知半解足以誤人」;第二條訂「勤能補拙,多驗證命盤,必能精進,而臻造化」。師父豈可把「入門弟子」當搖錢樹?當然補習班的「老師」與補習班的「學生」關系是不同的。不繳學費就不教你的性質,與宣誓入門弟子的性質不問可知。不過,我始終心存感激,畢竟我的東西是他教的,他給的,我并不在意他視我如何。現在他竟在網站說我偷拿他二冊資料影印外售,還說一些什么把xxx說開了會引起命理界騷動的話,我非常希望他說出來公諸于命理界,不要賣關子,故弄玄虛,裝神弄鬼,明人不說暗語。你的個性與我相似,是即是,非即非,要宣傳標榜自己,要拉生意賺錢,非要把我當誣指的工具不可嗎?話說回來,他應該感謝我才對,他上課的資料,都是片斷不全,是我一一筆記,再加以作合乎易理邏輯,有系統,能連貫的補充和補齊,也是我以我的筆記加以整理編訂精裝本「紫微斗數」第四集,掛名是他的著作由金陵出版社出版,定價一五00元。我只附代一個要求,封面之內頁要有我名子及館名當廣告,他同意我的要求,我就幫他完成,著作者用他名字。這只要打開該書內頁即知。你只要把我借給朋友遭影印出售的筆記內容一比對即知真假,怎么誣指我偷他二冊資料影印出售?

  問:金陵出版的紫微斗數第四集是否指這一本?﹝刑警的辦案手法──指證﹞

  師曰:不錯,是這一本,這是民國七十九年間出版的。﹝打開內頁給我看他的具名廣告﹞

問:老師,這六本是否為你的筆記?

師曰:不錯,你看是不是我寫的筆跡字體?我借給朋友的筆記是我影印一疊給他,只一部份,并未分成六本,那是我朋友方便出售而影印裝訂的。你怎么拿到的?

我答:這六本筆記是在我入門前請「慰勞假」參與臺灣省國國術會一次損傷接骨研習會時,一位鳳陽門的接骨師兄知道我在研究子平八字及紫微斗數,就熱心的影印一份免費送給我,那時我也是跟一位叫「胡不歸」的老師上過三合派的紫微斗數,看不懂,因為跟三合的不一樣。雖然在此之兩三年前受理辦過老師著作的「步天通會一四四訣」被盜印的案子,老師贈送我一本被盜印的書及一顆象牙印章,那時因忙于刑案還未拜老師為師,根本就不知是老師的筆記,后來因緣到了,我有幸拜師入門,因與老師所給的上課講義部份相同,且筆跡相同,才知是老師寫的,也才知是老師被借出遭盜印出售,也不曾想問老師,我一直擺在書柜,今天特別帶來讓老師親自指認。

師曰:「指認」是刑警辦案用詞耶!這些筆記,你一看就知是斷斷續續不連貫,我給你們上課的講義是不是既連貫又豐富?

我答:非常感激且永銘于心呀!是我與老師有師徒的緣份吧!

師曰:不錯一切都是緣份,善緣惡緣都是緣,無緣不相聚。

問:老師!能否說明白一些,你的筆記是借給朋友誰?他怎么會影印出售?出售的價錢多少?

師曰:是和我一起上蔡xx老師的課的同班同學名叫「李長榕」。

   問:既然是同班同學,何以還向您借講義? 

   師曰:李長榕上課只用錄音,沒作筆記,某日他對我說錄音有時錄不清楚,有時都是錄一些天外天,有的沒有的,不想放出來聽,問我能否把筆記借他看。都是同學我不好拒絕,只好把他部份筆記拿去拷備了一份借他看。后來我的筆記引起斗數界重視,視為珍寶。我找他問何以出售外流,他告訴我說是他姊姊的兒子,有一次到他家﹝也就是李長榕的外甥﹞向他借去看,就這樣他外甥拿去影印裝訂成冊出售。不過這是他說的,說不定是李自己影印出售,但我無意翻臉求證,我也就算了。

問:老師是否知道如何出售?價錢如何?

師曰:據人家告訴我每份當時的新臺幣五萬元,他自己到處以「秘本」推銷,獲利幾百萬元。那是民國七十三年間,距今已二十多年的事了。那時有如紫微斗數命理界大革命,四化飛星論命才一夕成名,也因此有一些原本只知以三合論命者購得后,自個閱讀后自己就胡亂飛胡亂套,胡亂以四化之名開班授課,胡亂編篡寫書,看了真是既好笑又痛心。讀者盲目慕名上課,買了一堆書,卻仍然飛不高,飛不遠,也對不準,就說四化派是偽學,他們應該自己找個老鼠洞躦進去躲起來。香蕉是等成熟后剝皮吃才能回味無窮,把未成熟的綠皮香蕉拿來連皮往口里塞,就說香蕉是澀的不好吃,真替他們難過!最可悲和可笑的是有一些買到我筆記復印件的人,如慧x居士、紫x居士、了x居士、方x人、蔡上x、xx齊主.........等等,據我所知一大堆人,就拿去胡亂開班授課,胡亂編書打知名度.........結果錯得一榻糊涂,因而引人批評四化飛星是假的學問,是亂編出來的東西,真是老天有眼,道家之學只能有道者得之,無道者豈不枉然!

支付寶贊助
微信贊助

掀開欽天無極門的神秘面紗(一):等您坐沙發呢!

發表評論

表情
還能輸入210個字
天天捕鱼免费下载安装